魅力安康网

搜索
魅力安康网 安康首页 本地服务 查看内容

安康农村老汉和儿媳闹别扭,饭都不给他吃,出这招媳妇把他当亲爹

2021-2-1 22:34| 发布者:贺长云| 查看:297| 评论:2

摘要:陈老太病逝,享年73岁。她临死的时候给自己准备好了棺木,分别给孙子们破孝100尺白布,另外还有20个大银元。所有出殡花费的烟酒粮油等费用,也一并给预备好了,执行这样排场葬礼的人就是王三爷——陈老太的丈夫。他 ...

陈老太病逝,享年73岁。她临死的时候给自己准备好了棺木,分别给孙子们破孝100尺白布,另外还有20个大银元。所有出殡花费的烟酒粮油等费用,也一并给预备好了,执行这样排场葬礼的人就是王三爷——陈老太的丈夫。他没有想到老婆风光的背后,会在两年后带给他无穷的烦恼,以至于成为典范的楷模也没能维持多久,就土崩瓦解了。

安康农村老汉和儿媳闹别扭,饭都不给他吃,出这招媳妇把他当亲爹


这难以理解吗?一点儿也不难。我们往往连身前的生活琐事都处理不好,却还要奢谈什么影响深远令后人敬重的身后事。身后事其实是上帝的事,它神鬼莫测,老天爷在冥冥中自有安排。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没有一个不是苦心孤诣地安排过身后事的,他们希望家天下的江山能万古千秋,一脉相传,但还不是被历史的洪流冲击的七零八落,草草收场。他们哪一个不是雄才伟略的贤明之主?连他们都搞不掂的事,陈老太怎么能独占鳌头呢。

王三爷和陈老太的想法有点理想主义,他们以为把家产提前分给儿孙们,他们就该感恩戴德地尽人伦之孝了。他们忘了娘有爹有,不如怀揣自有的古训。重男轻女的老顽固思想,使他们忽略了一个铁定悲剧的事实:大儿子是两男一女,小儿子是两女一男。按照他们的分配方法,二儿子家就要少得20块银元和100尺白布。

安康农村老汉和儿媳闹别扭,饭都不给他吃,出这招媳妇把他当亲爹


各位可要想清楚,在那个年代里,一个乡镇都没有几个万元户的,一千多元钱就能盖起三间青砖蓝瓦房。这让二儿媳妇怎么能不呼天抢地像死了亲娘呢。发生了后来的事情,人们就更领悟到了,原来二儿媳妇在出殡时哭得那么响亮悲伤,压根儿就不是在哭陈老太,而是在哭袁大头啊。

陈老太死后,他们的大儿子便因肝腹水去阴间伺候陈老太了。这时,75岁的王三爷也干不动地里的活儿了,把地交给了二儿子种。大儿媳妇和她的孩子们是电厂家属,他们都在城里上学和打工,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和王三爷欢聚一堂。

一天,王三爷气愤地找到了村长,诉说二儿子的不是:“我和他要了几次玉米面,可老二媳妇就是不给,让我去找多拿银元的孝顺人要。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我能找不种地的人去要他们不应该给我的供奉。大米和白面人家城里的早就按时给我了,可农村的就是不能痛痛快快地把玉米面和小米顺顺当当地交给我。他想饿死老子,你们村干部给评评理。”

安康农村老汉和儿媳闹别扭,饭都不给他吃,出这招媳妇把他当亲爹


村长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掺合进去怕就出不来了。所以过了老半天才打破难堪的沉闷幽幽地说:“他不给你可能有不给你的道理。儿子都不认老子了,能认我这个村长的话?把他送进去关几天吧,他又没犯王法送不成。你着急上火没有用,若是骂街惹急了儿媳妇,恐怕你这晚年生活也就要到此为止了。你还能生得起气?”

说到这儿,村长打住了话题,美滋滋地点火吸了一口旱烟,悠悠地吐出来,那烟雾便在两人之间隔成了一堵朦胧的墙。“那你说怎么办,他把我饿死就对了?”王三爷病急乱投医地瞅着村长,怯怯地问。

“你还有多少银元?”村长忽然用凛冽的目光逼视着他问道。“一块儿也没有了。都分完了。”王三爷莫名其妙地实话实说。“都是银元害了你,还有你老婆陈老太,图什么排场分银元!祸由财起,还得财消,解铃还需寄铃人嘛。记住,现在你还要装作有几十个银元的样子。当然,这不好装,但你只要保持住一副脸的状态,不喜不愁、少说不动就行了,余下的事我来操作。不糊弄糊弄你家老二,还真对不起咱村的乡规民约呢。”

安康农村老汉和儿媳闹别扭,饭都不给他吃,出这招媳妇把他当亲爹


村长作了一个他在群众会上常用的手势,右手狠狠地瓦刀状往下一砍,仿佛把一只拦路虎的脑袋砍断了。王三爷明白,村长已经下定决心要帮他了。

过了一个月,大孙子从城里回来了,不仅给王三爷割了斤肉来解馋,晚上还从一个布包里倒出来三十个假银元,让他晚上睡不着觉时数一数,然后一定要藏好了,千万别被人给摸一把、吹一口、咬一下,这是判定银元真假的常用简易办法。二叔和他儿子要问起时,就说这些东西是看谁伺候的他好就给谁的。王三爷一看就知道这些银元是假货,因此也就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办才能不被人看破,起码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

二儿子送来了玉米面,看到水缸里没水了,就顺便给他挑满了缸。这样,他就可以五天不拄着拐杖挪碎步去担水了。

“爹,你出去的时候要锁好门啊。人老了就会丢东西的,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好不要和外人乱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呢。”二儿子话里有话磨磨叽叽地说。

老二见他不说话,就又接着补充说。“你说你和村长打听银元价格干什么,莫非你还有银元要卖?村长的眼睛毒,劝我把你的银元拿去保管,别让谁给偷去了。我知道咱村没有小偷,但你不能保证外村的贼汉不来。有就给了我,我还能昧了我爹的东西!”

“你还真会昧了你爹的东西呢,连几斤玉米面都舍不得给他,还有什么你老二不敢做出来的事情呢!”王三爷心里这样说着,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别听他们胡说八道。”

见老头子不交实底,老二没趣味地走开了。四合院里的邻居们很羡慕王三爷,因为他们经常见他栓上门不出来,然后便能听见哗啦啦的金属撞击声从屋里传出来,他们说那是人家在擦银元,数银元。

传说越来越神奇。有人说王三爷很勤劳,在深翻自家自留地时挖到了一个小金缸,那可是满满的一缸银元啊,至少也得有上百块儿吧,说不定还有金条呢。他怎么会在自己没死之前就把银元分完呢?孩子们没想头了不养活他怎么办?人家留有后手。不信你看,脾气还是那么倔,硬是要吃四季时新的东西,老二不给还要追逼到干部家蹬着屁股要。腰里没钱谁敢对孩子们这样横!

安康农村老汉和儿媳闹别扭,饭都不给他吃,出这招媳妇把他当亲爹


接着就有人打断了那人的演义,说贵人自有天相,人家王三爷上辈子积德救了一只正在闭关修炼的兔子精,今世来报恩,四十年前在王三爷年轻时,让他追赶自己,把他引到了山神庙后松树底下的旱河沟,让他发现了小金缸……

老二的儿子亲眼看见过他爷爷数银元。于是人们就撩逗这个贪吃的七岁小孩儿。“小孩儿讲真话赢糖吃。告诉我你爷爷有没有银元,说了真话这块儿糖就是你的了。”小孩儿的眼里只有糖,没有是非,就说:“我爷爷有许多白铁钱,哗啦啦……”这家伙边说还边比划出白铁钱的大小。奶奶的,这不是银元是什么!

王三爷死于1992年,享年78岁,属于叶落归根式的正常亡故。最后的时光里,他再没有为吃喝拉撒的事犯过愁。至于那些银元怎么样了,别那样财迷地追问好不好,它们自然会被人们纪念和收藏。要不,我们怎么能有这篇关于银元的故事呢?

原创小说


来源:京子光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