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安康网

搜索

还有多少安康人记得安康老城的城墙根子和土地楼?

2021-2-2 10:20| 发布者:FREEDOM326| 查看:607| 评论:2

摘要:一、城墙根子城墻根子是我儿时最常玩儿乐的地方。我家住的那个巷子的东头直抵一座老城墙,当地人都叫它城墙根子。城墻南北向,北至汉江岸边的护城堤,南与朝阳门相连,朝阳门即安康老城的东城门。城墙上大约每隔五六 ...

还有多少安康人记得安康老城的城墙根子和土地楼?

一、城墙根子


城墻根子是我儿时最常玩儿乐的地方。

我家住的那个巷子的东头直抵一座老城墙,当地人都叫它城墙根子。城墻南北向,北至汉江岸边的护城堤,南与朝阳门相连,朝阳门即安康老城的东城门。城墙上大约每隔五六十米挖了许多大窟窿,口比磨盘还要大些,由口往下肚子越来越大,一直到底,底部有一半人高的出口,整体就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家户户烧的石炭炉子。后来从大人那里得知那果然就是炉子,是19 58年全民动员,大炼钢铁时的炼钢炉。

城墙的原有结构是砖土结构,墙体是坚实宽厚的夯土,墙面甃以厚而大的城砖。而我们那时看到的所谓古城墙早已失去了原有的模样,墙面的古城砖已不知去向,加上炼钢炉的开挖,它已被摧残成一道遍体鳞伤的土垄,到处是野孩子可以轻易爬上去的豁口。城砖哪里去了?让我们看看牛谦才先生在他的《话说安康新城》中描述的新城东城墙的遭遇就知道了。转录于此:

1950至1957年,周边散户私拆城砖以补修建之用日盛一日。1958年先是大炼钢铁动员安师、安中学生夜以继日挖城墙洞子砌炼钢炉,从四山砍伐的棒子柴围满城墙,炼钢炉火光冲天,与古战场火攻城池之情形不差上下。当时安中学生被城土塌埋伤四名,死三名,安师操场东边城墙被挖的破烂不堪,没炼成的铁硫矿疙瘩似铁非铁,似渣非渣,被遗弃在操场,好多年后才清理完。紧接着各街动员群众挖城砖,四条大街小巷修消防池,卸下的城门改作池盖板。后来,人民公社遍地开花,城周生产队社员拆城砖建保管室、食堂、厕所、猪圈、牛棚,民用私拆更是猖獗。

当然,城墙上因为没有了城砖,却从夯土层里长出了连片的青草,成了孩子们的乐园。



还有多少安康人记得安康老城的城墙根子和土地楼?



冬天躺在枯黄的草地上看小说,任温暖的阳光尽情地抚摸着我们,拥抱着我们。划根火柴扔在干草地上,那连片的马斑草顿时燃了起来,火焰跳跃着向四周蔓延,同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象是过年时的鞭炮声,不一会儿,在这大片的草地上,就会留下一块块形状各异的黑色焦草,象是湖泊、河流中的一个个小沙渚。

夏晚躺在星光月辉下的绿草地上乘凉、聊天、讲故事。望着星空,多少奇妙的幻想在晚风徐徐中闪现,真是惬意极了!

二、土地楼



还有多少安康人记得安康老城的城墙根子和土地楼?



土地楼位于安康老城小北街的东面,是我小时候家里住过的巷子的巷名,同时也是巷口一座土地庙的别名。记得巷口有一座土木结构凌空而建的瓦屋,下为土地楼巷的入口过道,上为供奉神像的庙宇。楼不像楼,阁不似阁。从庙下穿过,在紧靠南侧有窄窄的砖砌阶梯可上至瓦屋的一扇小门处,从这扇小门可进入屋内,里面有两尊泥塑像。

小孩子只知道那是神像,既好奇,又恐惧,从没谁敢独自一人上去。都是找机会跟着大人的屁股后面,小心翼翼、充满好奇和恐惧地看上一眼。在小孩子的心里,鬼和神的概念并没有什么区别,只要说到鬼或神,都觉得有些阴森森的恐怖。

后来才知道,那座瓦屋楼是土地庙,里面的泥塑象是人们供奉的土地爷和土地婆。巷子也因此而得名。

土地庙,又称福德庙、伯公庙,为民间供奉土地神的庙宇,土地神也称福德财神,源于远古人们对土地的崇拜。土地能生五谷,是财富的来源,因而人们祭祀土地。

尽管如此,在我的记忆中,此土地庙的香火却并不旺盛,一年之中恐怕只在大年三十有人去祭拜祭拜了。这大概由于上下楼不方便以及那些年破除迷信运动之故吧。这里录有见于那些年的两副对联,是戏谑土地公婆的精彩趣联,让我们从中体会体会吧:

其一:

南亩北畴,我老汉时不时要去几次;

上村下里,尔乡民年对年才来一回。

其二:

婆婆问谁在放炮?爷爷答又要过年

哈哈!挺有意思吧!



还有多少安康人记得安康老城的城墙根子和土地楼?



土地神虽然在神界官儿最小,但他毕竟是神,人们供奉它,除祈求发财外,就是但愿它能保一方水土平安。

在土地楼下靠街边,有一长方形的大水池,那是1958年全民动员,大炼钢铁时专修的用来防火的消防池,因为在巷子的东头就是老城的东城墙,墙体上挖了许多巨大的炼钢炉。但是这个消防池自修好后只对一次火灾发生过作用,且不是炼钢时的意外,竟然是拜神时的意外。那是号称甄半仙的甄瞎子的大儿子莽娃儿在给土地爷烧香时不小心引起了火灾,多亏了这个消防池,才得以迅速扑灭了火势。不然的话,连土地公婆夫妇也要葬身火海了。

看来土地神有难是自身难保,还得靠人。正像俗语说的:大水冲了龙王庙——自身难保。那要是大火烧了土地庙,土地爷爷同样是自身难保哇!

神仙之事,虚无缥缈,但笃信它的人却总是那么多,且越来越多。来烧香的人是各怀心思,有的默念一夜暴富,有的祈求祛病免灾,岂不知此举不啻自欺欺人,且自欺欺神哉!

且看这幅写给土地庙的对联——

我若有灵,也不至灰土处处堆,筋骨块块落

汝休妄想,须知道勤俭般般有,懒惰件件无

此乃明白之人,有识之士以土地神的口吻告知那些心存念想不劳而获的人早早死了这个心吧!

如今,手捻佛珠,口诵佛经,心存念想者大有人在。更有甚者,现代化的工具帮助一些人不再自己念经了,只需轻轻按下按钮,自有人念佛经,自有人敲木鱼,还有音乐伴奏。于是,坐在家里,念;走在街上,念;买菜念佛,散步念佛,吃喝拉撒睡,随时念佛。呜呼!佛已成了他的玩伴,成了他的宠物,成了他的役卒矣!对于佛而言,香客弟子,汝不内疚于心乎?

未完待续

还有多少安康人记得安康老城的城墙根子和土地楼?

作者简介:赵晓康,男,50后。文学爱好者。笔名:齐宗汉、汉子、汉生、汉南乐翁等。作品散见于《牡丹》《西安晚报》《新聊斋》《中国文学》《中华作家》《瀛洲涛声》《旅途》《安康日报》《安康文学》等省市报刊。


来源:新锐散文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